幻想下辈子是个轻功高手!

末日

我从未想过,会在梦里见到大当家望着顾惜朝的眼神,那是除了绝望剩下的不甘,炙热痛楚和纠结辗转的情感,我相信不会从其他人身上再看到,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也将是唯一的一次。

这个故事,我只是一直在他们看不到的角落,独角默视。

只不过这一次身先士卒的人是顾惜朝罢了,世界末日,谁都无法活下来,最后只有能死在一起的幸运才是所有人最终的祈求,而他们注定永远找不到对方。

  时间被撕破了,天地所有的规律和方圆不复往日,人们无法找到一个逃避的基地,地面一寸一寸翻滚裂开,一座塔一样的建筑以一种镜子反射的模型渐渐成形,所有人争破头和脸,丝毫不输于蜜蜂群攻的速度和密度,叫喊嘶吼密不透风,风云厉变,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倒楼将每个上来的人悄无声息的吸走,但是如海潮不绝的人流仍然无法顾及这栋楼的怪异,他们只需要一个逃难的场所。

“顾惜朝!你在哪里!”戚少商发现自己根本找不到人,遮天的沙尘弥漫了整个视野,所目之极,天地早已不能分辨,只有倒立塔楼看的清清楚楚,戚少商拿着他的宝剑秉气御神,一心一意感知顾惜朝的位置。

因为顾惜朝和他只能是最后进塔楼的人,必须要找到他,没有第二种选择。

“戚少商!”顾惜朝嘴边上的竹箫通体冷青,低低含着这一句,箫已经发不出任何声响。

末日,已经无法避免,哪怕是他和戚少商。

他的箫阻止不了天地时间的毁灭,戚少商的剑杀不了地龙和天魔,唯一黑暗里的金色镶镀诡异倒立的塔楼,所有人会在里面成眠,等到下一个世界,然后再回归到末日。

鹰凖的凌厉透过厚重的沙墙寻找一个拿着宝剑的男人,这是他们最后的相处,他必须,找到戚少商。

卷发飞舞,却不染尘土,青衫黄里,沙尘无法穿过,连一缕气息,能杀退所有的物障。


评论(2)
热度(6)

© 白衣青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