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下辈子是个轻功高手!

关于贺兰山和戚顾

我的大学是在银川上的,也就是当初拍逆水寒的地方,这是种奇妙的缘分,也是我此生的大幸。银川有一座在全城都可以遥望的山,贺兰山。贺兰之巅,恍如隔世。这是我每天看到此山的感受,因为一部电视剧,我把银川所有承载历史气息的地方走的干干净净,西部影视城我应该说去了三次,最后一次离开是我毕业离开的前一天。虽然我是中文系出身,但脑子里又写不出东西,只能感慨,我总感觉他们是活着的,那种强烈盼望的感情,几乎在我每天遥望贺兰时如影随形,然后随之而来就是毁灭感,历史已经不需要言语去证明,静静地看,就已经看穿了某些,我几乎是迷恋去爬贺兰山,每次去基本上都是骑自行车上去的,知道的人,会晓得路很长。我每次骑都会咒骂这该死的幻觉和执意,累的半死不说,那种戚顾存在的想法越来越明显,我觉得悲哀又高兴,矛盾冲撞的像被五指山压住的那只猴子,一面是执拗的不甘心,一面又翘首企盼五尺之上的神灵给我一个假象让我逃离,贺兰山覆盖面很广,山体绵延线穿过内蒙古,宁夏,甘肃,荒凉的地表和自成一体的

评论(4)
热度(3)

© 白衣青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