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下辈子是个轻功高手!

【戚顾架空】鬼哭崖3

  这一章好想开车,反正写的也不好,看到打着戚顾tag的厉顾戚顾文横行老简,我想为毛我就不能上来活跃一下,写的再烂也是对戚顾的爱,写个肉文总喜欢拖着剧情爆字数,这习惯不好。 
  人物不属于我,我不拥有他们。
  ooc有,基本只能是脑洞皮。 然后,这章已经是3了……继续写,看能不能用到车链接。 
   这暗器竟然被一把不是什么的名剑化解,那一胖一瘦的脸色顿时有了变化。
    胖瘦交换了神色,主动变了方位,而为首的中年人反倒向后退了一步,三人的形状类似一张蓄势待发的弓箭,将戚顾两人包围在内。
    顾惜朝皱着眉嘀咕了一声不好,戚少商也察觉出一丝不对的气息。 
    顾惜朝主动靠近戚少商的后背,两人好像事先就约定好一样,受伤的顾惜朝负责用小斧破对方的罡气和阵法,戚少商则负责突破重围。
    顾惜朝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选择把后背交给一个从未相见的人,他甚至还来不及细看对方的长相。
    很重要的是,他一向讨厌那些自诩侠义和好打抱不平的人,尤其是到了现在,他手上握有逆水寒的重要秘密。 
    除了他自己,他什么人都不会相信。
    可是眼下他受伤中毒,情况危险。那么有一个想垫背的人出现,顾惜朝还是很乐意的。
    他没办法对戚少商放下戒心,他的袖口藏着几根在短距离具有非常致命的飞钉。 只要戚少商反过来攻击他,顾惜朝就会亲手送他上黄泉。
    日落西山斜,烛火台上明。
    顾惜朝脑子里预想了百余种结果,没等他琢磨完毕,顾惜朝隐隐约约发现了一件事,这位爱管闲事的侠义之士似乎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合。
   戚少商好像认识他很久一样,他说完前半句,戚少商就能接上他的后半句。
   对这种突然但又真实的默契,顾惜朝有些不适应,这戚少商他以前真的见过?
    顾惜朝头一次在与别人搏命的时候分神。
    好在顾惜朝在极短的时间里注意到了自己不在状态,他恼羞成怒地往后瞥了一眼。
    戚少商专心于战局,哪里还能接收到顾惜朝恶狠狠的视线。
  “哈!老大,这两人倒是有趣,一个想救人,一个想害人,倒是绝配绝配!我们应该成全这两人,既然他们想死在一块,那我们早日让他们在黄泉路上做个伴,这不更好!妙!妙啊”瘦子发出一声怪叫。
     顾惜朝听到这瘦子点破了他想杀戚少商的那点心思,竟感到有丝丝尴尬。
     戚少商眼神低沉,对瘦子的话没什么反应,只是抽出了他的剑鞘,他知道这场杀局越久对顾惜朝越不力,唐门三兄弟从中作梗放毒的事早在江湖有所耳闻,他们的手段多样,喜欢将人恶意整死。
     想到这,戚少商忍不住起顾惜朝的伤势来,“这位公子……” 
“在下顾惜朝。”顾惜朝毫不留情打断了戚少商的话。“我已经受伤,所以还请戚少商戚大侠……” 
    两人靠着背,顾惜朝内力不断在流失,本该出口凌厉的话,传入戚少商的耳中却是有些柔柔的。
     顾惜朝话没说完,那位长相平凡的人瞅准了空隙,抛出铁扇直直削进戚少商手上的剑,戚少商只能挥剑迎斩,接上顾惜朝未说话的话,“那是自然。”
     戚少商的剑成功抵挡了这一偷袭,硬生生地逼退了中年老大。
     “这小子!”中年人暗自惊奇戚少商的韧力和武功,脸色也有了些许变化。
       这个戚少商高深莫测,如果不抓住机会抢到藏宝图,很可能会让顾惜朝溜了。
     中年人又看了一眼戚少商的剑,表情立马变得有些古怪。
    这把剑他从未见过,剑身古朴,看起来没什么特别之处,只是剑的边缘刻着神秘的符号,更重要的是,这把剑和江湖排在前三的宝剑相比,丝豪不逊色。因为在江湖上,能承受住桃花铁扇,还没有损伤的兵器很少见。
    江湖真是日息生变,这不出名的后生竟然如此厉害,果然是自己老了。
    遂下定决心速战速决,与胖瘦交换了眼神,中年人突然将铁扇翻转过来,戚少商也不甘示弱,仍是稳稳接住。顾惜朝有一颗七窍玲珑心,就算此刻内力流失,大敌在前,对方的细微举动他都看在眼里,心下一颤,这三人要出招了。
    他想提醒戚少商,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戚少商手上的剑渡上了一层朦胧的雾气。
    这是什么东西!
    顾惜朝一时半会判断不了这是什么毒物,但他知道唐门三兄弟的毒都是不仅见不了人,解起来还很麻烦。
     这时那柄桃花铁扇又趁机侵入戚少商的下盘,一胖一瘦也紧跟起上,饶是戚少商有三头六臂,也难逃此关。
    顾惜朝本欲与戚少商并肩联手,后者却将他护在身后,快速用着密音传道,“顾兄弟,待会我被围攻时,你马上走,崖边西南方向有一条小道,走到尽头了有根扁担宽的藤条,你顺着藤条往下,去长安的另条小道就在那,除了当地人,其他人都发现不了。”
     顾惜朝眼神有些晦暗不明。
     此刻,中年人的脸上露出了些别扭的笑意,瘦子还企图蹲矮着身体越过戚少商的防线范围,拿下顾惜朝。 
     戚少商渐渐感觉到剑上有股阴冷之气开始游走在胳膊,他本该无力,不战而败,可是他刚毅的脸上没有一丝惧意和退意。
    中年人看着戚少商垂下了剑,暗自可惜这戚少商就快死了。
    三人致力要打败戚少商,好成功杀死顾惜朝,拿到逆水寒的地图,怎会耽误太多功夫,不到一会,戚少商身上已经是各种伤口了。
      他还在硬撑,而且撑得有些可怕。
      顾惜朝本该离开,确实该离开。
      他甚至可能真的脱离三兄弟的控制范围。
      就是该死的,他高傲的不想领戚少商这份情。
      这救他的傻子连他是邪是正都不在意,他顾惜朝怎么不乐意多个送死鬼。
      算了,算了。
      他顾惜朝不想见到这个人白白死于唐门三兄弟手下,更不会承认自己迷茫于彼此的默契之中。
       心思百转,顾惜朝将计就计。
       趁着三人对戚少商发起新的攻击,他佯装往后逃离,但动静要能让人感知到,果然瘦子眼尖,“妈的,顾惜朝要逃,抓住他,不要让他逃了。”
       中年人却不上当,“你俩去对付顾惜朝,这个戚大侠,我来对付。”
      戚少商听到此话,心里一阵莫名的焦急,唐门三兄弟的毒果然不简单,顾惜朝已经中毒有段时间了,指不定现在有多煎熬,胖瘦岂能饶了他!
     戚少商沉下心来,打算使出最后一招去救顾惜朝。
     中年人飞出铁扇朝着戚少商的面门攻去,他估摸着八分的力足打趴戚少商,没成想这后生竟然拿着这把剑冲破了铁扇的攻气,往自己的胳膊上狠狠刺了一剑。
     顾惜朝被胖瘦逼到崖边,他阴柔的卷发有些凌乱,配上苍白的脸色,说不出得凄艳。那胖子喉咙一紧,“瘦子,莫要我说,这顾惜朝长得真比一些个娘们好看,我觉着我要用那玩意……”
      顾惜朝哪会听到这种折辱性的话,当场就一小斧招呼过去,胖子惊魂地摸着自己的脖子,只差一点,瘦子的暗器要没怼上,自家脑袋就交代在这地了。
     这顾惜朝怎么还有内力挥舞小斧,胖子阴沉的从肥油油的袖子里拿出了点东西,“顾惜朝,你害爷爷掉脑袋,爷爷现在让你生不如死。”
     顾惜朝使出那招小斧已经透支了自己的内力,胖子的掌风和瘦子的暗器遂将顾惜朝打落山崖去了。
     内力尽失,青衫飘落于崖边,顾惜朝闭上眼睛,等到粉身碎骨之绝境。
     就在顾惜朝坠崖那瞬间,戚少商也随之跳了下去,跳崖那刻,胖子又朝戚少商的后背发出了一个掌风。
      戚少商用着仅剩的内力,追上了坠落的顾惜朝,搂住了其腰,没等他回味顾惜朝腰线的细致和手感时,顾惜朝冰冷的目光已经睁开了。
     他的小斧就挨着戚少商的脖子,戚少商感受到了小斧的深寒之气。
都说美人有毒,尤其是带刺的美人。戚少商不知为何就想到了这一句,还不知死活地看了顾惜朝几眼。
    顾惜朝本以为死定了,没成想戚少商这个傻子跟着自己跳了下来,两人的脸距离得很近,顾惜朝这下算是看清了戚少商的长相。
    浓眉大眼,颊间抿着淡淡的酒窝,是那种女孩子都会心意的俊朗大侠,就是脸依然像包子,顾惜朝还看见了戚少商的胡渣。
     这一系列的特征都在告诉顾惜朝,就算脸像包子,戚少商还是有男人味。顾惜朝有些尴尬地别过视线,还不忘推开戚少商圈在腰间的手。
    低沉的声音挨着自己的耳朵传来,并带来属于戚少商的热度,“顾兄弟,别乱动,崖间的风流太大,我好不容易抓住了你,听我说,传说鬼哭崖底下有块水池,可是没有人知道准确位置,碰到这水池的几率太低了,我的剑还在,我只有靠剑的刚气帮我们缓冲坠崖的冲力,我必须要抱紧你。”
      顾惜朝还没反驳,戚少商已经将顾惜朝的位置换在了旁边,两人坠落的速度越来越快,戚少商只能将剑插入这壁崖间,然后借着甩剑的惯力横渡过去。
     戚少商暂时用着右手握着剑柄,这壁崖间的石头质地刚硬,戚少商插入剑身的深度并不深,这意味着他们并不能坚持多久,顾惜朝有些好奇地看着戚少商这把剑,“这是什么剑,威力这么强大。”
     戚少商顺着他的目光,苦笑道“一位朋友送的,只不过质地比较奇特,我不知道它能不能救咱们俩的命,顾兄弟,我们没有多久时间了。”
    顾惜朝看戚少商不想说,也不追问,只是感觉身体有股奇怪的冷热之气翻涌上来。
     “顾兄弟,顾兄弟,你怎么了!”戚少商也开始感觉到抱着的身体有些虚软,他看向顾惜朝时,对方的脸色惨白得一塌糊涂。
     顾惜朝被体内的迷离之气弄得晕晕乎乎,手上无意识揪住戚少商的衣服,戚少商放在其腰上的手被顾惜朝的卷发弄得一拨一拨的。
     君子如玉,君子如月。
     戚少商看着顾惜朝的模样,脑子里突然蹦出个这样的对句,“顾兄弟,顾兄弟,撑住!”
     剑再也撑不住两人的重量,这下戚少商抱着顾惜朝又开始坠落了。
     戚少商有些绝望的发现自己体内的毒素开始发作起来,不过他不甘心,依旧睁着大眼在生死极速上寻找生机。
    鬼哭崖的底边的西南角出现了一块茂密的树林,戚少商一边对抗着身体里的毒,一边迅速做出生死决策,一边还得握紧顾惜朝的腰。
     戚少商执拗的在最后坠崖那瞬间发挥出不可思议的力量,在坠崖被砸晕的最后时刻,戚少商抱住顾惜朝让自己做肉垫的同时,还恍惚想着当初师门教导自己的雷力大吸法确实还能用在了坠树上。
     ……
     戚少商不知自己睡了多久,只觉浑身冰冷,身上的伤也在作痛,醒来时天色已大亮。
     他意识到自己还活着,而且掉落在了一个水潭里,水潭的水并不很深,戚少商坠下来的时候被狂乱的树砸晕了脑袋,在失去最后意识的时候,他恍然感觉到后背被一股强大的冲力给淹没。
     他晃着脑袋从水潭的浅水滩上站起来,外面那层盔甲已经坏了,浅褐色的袍子此刻也湿垮垮搭在身上,戚少商被身上的湿意唤醒,发现顾惜朝并不在自己身边,只能凝聚起视线寻找顾惜朝,找了附近的浅水滩都没发现,戚少商有些担心慌乱,担心顾惜朝被唐门三兄弟找到,慌乱是莫名的慌乱。
      所幸戚少商在水潭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顾惜朝的铺展在水中的青衫,戚少商几乎是飞奔过去,看见顾惜朝毫无血色地仰躺于水上,不省人事。
     “顾兄弟,醒醒,醒醒……”戚少商将顾惜朝抱到潭边,颤颤巍巍去探听顾惜朝的心跳和气息,又担心顾惜朝溺水,只能先搏动起心跳,挤压胸腔,吐出体内淤积的水,然后就是人工呼吸,让顾惜朝回过神来。
      戚少商没有半点迟疑碰上顾惜朝的嘴唇,引流他的气息回到正轨。
      顾惜朝吐出几口水后,马上又晕了过去,戚少商知他浑身冷热不均,只能将自己的内力传过去,让顾惜朝醒过来。
     戚少商尝试着凝起内力,惊喜发现内力竟然回来了一大截。
    这唐门三兄弟的毒竟然解了不成?
    不去想这么多,戚少商将顾惜朝的身体板正,对着其后背输入自己的真气,直到顾惜朝身体变暖为止。
     可是顾惜朝仍然昏迷不醒,输完真气直接倒在戚少商的怀里,戚少商注意到两人身上俱是湿意,天色已接近傍晚,必须要在天黑之前,找个干燥的藏身之所将两人身上的毒素都给逼退出来。
   戚少商不放心将顾惜朝一个人扔在水潭边,只能抱着顾惜朝寻找地方,走了离水潭大约一刻钟的时间,戚少商终于在找到了一个在高处的宽敞山洞,洞里干燥暖和,几乎没有野兽的痕迹,只有鸟雀筑巢的遗留物。
   洞内很宽敞,石头上没有过多的水迹,戚少商将顾惜朝斜靠在一块看起来光滑平整的石壁上,进山洞这一路他发现距离洞口不远的地方有不少干柴,还是先生火,顾惜朝眼下情况不明,两人身上一直这么湿下去也不是长久之计。
   戚少商又在洞里巡视了一圈。确保短时间不会有什么危险,拿着手中的剑就出洞了。
   很快,他就拾到了够用的柴火和一些柔软的干草,还砍掉几支修长有力的树干,在洞里搭起了简易的架子,火很快就点燃了,戚少商把自己的披风和外袍连同顾惜朝的衣服都晾在了竹子上,两人身上只脱得剩亵衣亵裤。
   戚少商看着靠着墙壁毫无意识的顾惜朝,两双大眼有些复杂地盯在顾惜朝惨白的脸上。
   双手再一次坚定的抵在顾惜朝的背上,为他输入源源不断的真气。
   奇怪的是,顾惜朝体内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消磨戚少商给的内力,让真气像筛子一样一点一点漏掉,戚少商联想到之前顾惜朝中毒的场景,怀疑顾惜朝被那一胖一瘦下了消耗真气的毒药。

    可是他隐约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事实上他也没想过唐门三兄弟会如此龌蹉。

    戚少商只得再试了一次,除了让顾惜朝暖和起来,好像并没有进一步的好转。

  “顾兄弟,你醒醒。”

    没有反应。

   “顾兄弟,顾兄弟........”

    戚少商头一次这么无措,“顾兄弟,不知道你能不能听见我说话,你再坚持一下,等天亮,我就带你回长安城看大夫。””

    就在这时,顾惜朝突然无意识说了一个字,“冷。”

    戚少商有些无来由的高兴,顾惜朝终于有所反应了,不过怎么会冷呢?

    难道是还未完全干的亵衣贴在身上的缘故?

    他触手间确实有些湿意,温暖的火堆在身旁,顾惜朝的身体竟然微微发抖。

   男人袒露上半身并不奇怪,只是戚少商内心却有些忐忑,顾惜朝这么一个倔脾气的人(鬼知道大当家怎么这么自信),应该非常重视君子仪表之事,自己这样做会不会冒犯于他。

   顾惜朝这边又嚷了一句“冷,好冷。”

    戚少商心想,这是你要我这么做的,事后望顾兄弟你谅解。

   他依言解开了顾惜朝的里衣,意料之中的玉白色肌肤,只是胳膊上有一些淡淡的痕迹。

    戚少商的手指微微颤抖。

    等到完全脱下顾惜朝的里衣时,戚少商的额头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他感觉身体有些热。

     尤其是有种想暴烈宣泄的冲动。

     他迅速将顾惜朝放躺在干净的草床上,坐到地面的火堆前打坐调息起来。

     刚开始他以为是火的作用,后面局势已经控制不住了。

     先是五脏发热,后慢慢渗入到骨头,上半身到下半身,戚少商念着清心咒,慢慢调整体内乱串的热气。

     顾惜朝不知自己置身何处,眼前是一片火气冲天和冰雪交杂的森林,唐门三兄弟不见了,那个自诩侠义的戚少商也不在。他浑身难受极了,努力想逃离这乱七八糟的地方,可是脚却动不了。

   又冷又热,顾惜朝想死也不是这个死法。

   火堆发出一声非常响亮的“噼啪”声。

   顾惜朝终于被体内的冷热翻滚唤醒,他困难的睁开眼睛,头脑里仍是不清醒,只是感觉血液都在发热,他喃喃自语道“热!好热!”

    这时火堆又发出一声不耐烦的声音,顾惜朝跟着声音源头眼神迷离地看到了对面正在打坐的戚少商。

   那是? 戚少商?

   他顾惜朝还没死?可是为什么会这么热?

   戚少商感觉身上越来越热,火根本达不到这种效果,他想起自己失而复得的内力,再想起唐门三兄弟的诡异笑容和最后坠崖前的掌风。

  他莫不是中毒了,可是什么毒药跟一种药的药性这么像,而且比之更猛。

  内力和清心咒丝毫没有缓解这种亟待宣泄的炙热,反而越来越热。

  戚少商脱力的撤掉了打坐,睁开眼睛时,看到了顾惜朝抱着身体退到了远离火堆的角落。

   戚少商不敢过去,他明显感受到了自己喉咙发紧发干。

   戚少商年少也有风流的时候,跟雷家庄的兄弟逛过莺莺燕燕群居的青楼,自己的这种状况和一个吃春药的男性有什么区别。

    更难以表达的是,他的下半身已经抬头了。

    高兴地看到顾惜朝清醒了,但戚少商又担心起顾惜朝的状态,顾惜朝怎么坐在那么阴凉的地方,他不是很冷吗?

    “顾兄弟,你醒了,你怎么样了?”戚少商出口的声音低沉的可怕。

     顾惜朝恍惚间好像听到戚少商再唤他,他慢慢抬头看着戚少商那个方向“戚少商,我们好像中计了。”

     眸色黑魅,冷若冰雪,肌如古玉。

     戚少商对上顾惜朝那张脸,有些痴了。

     顾惜朝将头靠在背后的墙上,微乱的卷发遮住了胸前的一大片风光,他笑得有些猖狂,有些发软“好一招冰火凤凰,这种毒药,我只在书上看过。”

     “看来我要命丧于此了,戚少商,你要是死不了就给我滚得有多远就有多远。”

       顾惜朝红的发艳的嘴唇吐出几句无情至极的话。

       他没注意自己的脸颊越来越红,顾惜朝知道火海马上就会降到冰窖。虽然有些狼狈,他的眼神却依旧那么狠厉。

      他没有看戚少商,他情愿戚少商不在这里,他不想自己这副落魄至极的样子落入到一个陌生人眼里。

      戚少商意识到自己再不离开山洞,很可能事态会往一个更严重的方向发展。

      只要到洞口去,那的空气很凉,说不定能暂时缓解身上的热度。

      谎言往往在控制不住的时候发生。

      顾惜朝依稀听到了戚少商脚步向外走的声音,他绝望地闭上眼睛道,“走吧,越远越好!”

      书上说,这种毒药就是在冷热不堪时将人半冻半烧死,想必死的时候也是无比难看。

      顾惜朝等待着极地的冰冷,可是身体的热却没有退下去。山壁也很热,连空气都很热,更奇怪的是皮肤有股酸麻感。

     预计今晚开车,写得不好,请各位大胆食用。

评论(2)
热度(5)

© 白衣青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