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下辈子是个轻功高手!

鬼哭崖2 戚顾

一直以来没有继续这篇文,因为文笔问题,最近很无聊,爬墙都快爬到外空去了,还是打算用幼稚的文笔硬着头皮填坑,我都觉得我这都不算为戚顾开坑,为了肉儿肉的消遣,纯属个人爱好。依旧是pwp,自我娱乐也挺好的😄

顾惜朝身体向前倾斜,执着小斧,半缕发丝顺着脸颊舔过空气中的血气,顾惜朝皱眉看着三人的老大,担心晚晴的安危被深埋在心底,脸上表现出另外一份厌恶之情。
中年人表面上一直保持着温文尔雅的沉稳,手却极快地逼近顾惜朝,一胖一瘦凑上前去再次开始围攻,顾惜朝要以一敌三,实属艰难,他中度不浅,头脑慢慢失调,只能用尽全身的狠厉击退敌人。
唐门三人的胖子又从兜里掏出一个红蓝相绕的小肚瓶,直接抛洒了顾惜朝一头,他冷不丁用衣袖去挡,趔趄着后退了几大步,待他站稳却发现再退一步便是深渊万丈。
顾惜朝心生悲凉和不甘,难道自己这次注定命丧黄泉?
他的力气被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抽走,顾惜朝痛恨这种流失不能掌控的感觉,他曾被九幽浸泡在药池里七七四十九天,练成了一个万毒不侵的药人,可是唐门三兄弟却偏偏不用常人之道去配对毒药。
他们的毒是环环相触,环环相扣。
那柄桃花铁扇,极快地飞向了顾惜朝的胸口。
大量的冷汗冒出头顶,顾惜朝用最后的一丝真气掷出了他的小斧,虽然可能只是徒劳。
他闭上了眼睛,恼恨痛苦极了。
心想再也见不到晚晴了,晚晴她现在可好,安全吗?
山风凛冽,君子如玉,血流成河。
“你是什么人,这里的事于你无关。不过既然你来了,就没有活着出去的可能了。”
顾惜朝没有受到预料中的屠杀,有人挡在了他的面前。
是敌是友?顾惜朝已无暇顾及,他的内力被铁扇波及了最后一道罡气,血不受控制地从他的嘴角流了出来。
凄艳。
“你们三个欺负一个,这是第一,唐门三兄弟在江湖也不是什么好人,这是第二,既然这事被我游侠戚少商撞见了,就没有不管之理。这是第三。”
顾惜朝从此人低沉浑厚的声音里得到了一股朦胧的熟悉之感,但他从未见过此人。这魁梧披着草皮的背影,他搜索了一遍记忆,都找不到符合的对象。他又诧异这个男人竟然知道唐门三兄弟,来头定不简单。
说不定也是得到信来杀他的,男人首先是假意解救自己,让自己放松警惕,然后再夺走他的地图。
顾惜朝的脸变得更加阴晴不定。
他像一只豹子优雅地捂着胸口靠近这个从天而降的男人,丝毫不领情地嘲讽道“我不知道戚少商为何人,只知道这里与你何干,不想死就走。”
这话的语气无情刻薄,来人转过身来看他,由于背光和受伤,顾惜朝只能看清这个人的圆脸和下巴的胡渣。
“在下戚少商,路见公子深陷困境,忍不住伸手相助,还请公子不要误会。”
顾惜朝注意到他的剑还留在古拙的剑鞘里,这把剑外表看起来很破旧,容易被习武之人所无视。
“哪来这么多话,既然这位大侠想死,倒不如成全他,好好好好,好主意哈哈哈哈。”
瘦子眯着眼不停打量着戚少商,语调有点阴阳怪气。
戚少商什么也没说,他颔首横剑在胸前,迎着山风,顾惜朝冷笑了一声,“既然你想管闲事,那就替我杀了这三人。”
戚少商微皱了皱眉,顾惜朝看不清他的表情,却对戚少商突然而至的杀气感到惊奇的满意。
原来,趁着戚顾两人的谈话,瘦子暗中地射出了一金一银的两枚剧毒羽针,一根对着眉心,一根往着胸口而去。那针很细,很短,针眼处精细地雕刻着蛇尾,江湖称“响尾针”,这针剧毒无比,发射速度极快,往往杀人于无形。
而戚少商凭着手中那把没有出鞘的剑,将针打落在了裸露的岩石上。

评论(2)
热度(7)

© 白衣青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