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下辈子是个轻功高手!

洞塔 戚顾科幻

洞 塔

灵感来源于“大友良师”人巢、深坑系列。

声明:人物不属于我,属于他们自己。

一个天朗气清的周末,大部分汴梁大学的同学都在讨论要不要去看看离他们最近的那座西区尖塔,不仅是大学,连电视、报纸、网络都以很大的热情报导了关于“尖塔神秘出现”的诸多新闻,甚至连在路边上都能听到有人高声讨论尖塔。一时间,人们谈塔看塔的兴致越涨越高,渐渐的,人们从好奇开始关注塔的来源,而是好奇什么人能够建造出这么光滑高大的塔……..

第一座尖塔出现的地点就是在汴梁市西的一处空旷废工厂里,工厂在世纪初的时候就已经责令停业,迁移,那座尖塔比工厂的废弃烟囱还高,足足有几十米,而且它出现的位置正好在工厂那锈迹斑斓的大门旁边。前来观看的人很轻松就能打开大门,到后面观看的人越来越多,大门不知道被谁随手扔在了外面的空地上。

由于出现的位置在废弃的工厂,政府方面并没有派人摧毁,过了几天,工厂里又冒出很多和之前那根一模一样的尖塔,形势越来越壮观,整个大工厂都被尖塔所占领,只是后来出现的尖塔没有一根超过第一根尖塔的高度,一个月后,废工厂已经变成了“尖塔林”。同时,东部一处郊区的地上像拔笋一样拔起一座座相似的尖塔。呈现出“五角星”的图案。

这件事引起了政府和媒体的极大关注和调查,但是却调查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观看的人群并没有什么异样,专家和政府还说不清楚尖塔的来源,有些专家建议在还未调查清楚前,不要轻易接触尖塔。有些专家认为这说不定就是某个神秘人所为,不用杞人忧天。还有些学者觉着这塔里可能有什么东西,建议政府不要破坏掉,但因为观看时期并没出现过什么状况,阴谋论和末日论渐渐被淡忘,相反还有人认为其具有超现实的美感,是建筑界的奇迹。

“北面的尖塔林停止‘冒出’,我们运用无人机可以看到,北面尖塔林已经形成了一副“十”字图案…….”

那种不安感和不舒适久久徘徊在顾惜朝的心里,他“啪”的一声关掉了电脑,扯掉耳机线,揉了揉眉头,突然听到对面的桌子上传来一阵女生的笑声,他略微感到烦躁,收拾好桌上的书和电脑,打算离开,谁知一句“尖塔真的好壮观啊1”让他停下动作,他看了一眼对面的两个女生,那两个女生也对上了他的眼神。

啊!顾惜朝一惊,她们的眼怎么是水涡?可是再细细看,根本没有水涡。

那两个女生被顾惜朝瞧的有些不好意思,脸颊绯红。照往常她们肯定会兴奋中带有小激动讨论顾惜朝的高颜值,不过她们马上就像变脸似的回到了尖塔的问题。

顾惜朝隐约觉着有些不对劲,但是说不上来的苦涩让他心里有些发堵。

去找晚晴吧,她正好在医学院,他看了看晚晴半小时前给他发的信息,俊美无躇的脸看不清往常该有的欣喜。

医学院的台阶不多,顾惜朝仿若觉得走了很远,算一算,已经一个月了,就像当初很多人一样,他并不觉得这件事有多值得评论,随着尖塔林新闻的播报,网络上的各种猜想,本对这种事无多大兴趣的顾惜朝突然意识到这可能会是一件可怕的事,他自小感官就比别人灵敏,而且拥有特殊的体质,能感觉得到异常的东西,确切来说,能感受到能量……

“惜朝,你来啦,咦,你怎么了?脸色怎么看起来这么不好?”傅晚晴丢下手里的仪器,语气柔柔地望着顾惜朝。

顾惜朝听完这话,脸上突然尤若春风扑面,微笑道“没有,我刚刚在想事情。”晚晴扯出消毒手套,摘掉口罩,“惜朝,你在想尖塔对吗?。”她低下眉眼,慢慢走到顾惜朝那边去,“,如果你愿意,我们明天就去看尖塔林。”

“晚晴,你,你认为我和那些人一样?”顾惜朝有些失落。

“不,惜朝。”傅晚晴的眼里柔波万转,“我们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单独约会了,虽然你听过我跟你说的汴梁传说,但我还是怕你很想去,毕竟现在大家讨论的最多的还是那个传说,我今天好不容易忙完了实验,你也忙完了项目和论文,只要你……..”

顾惜朝用手轻触晚晴的唇,眼底避开不安感,将傅晚晴轻抱在怀里,“晚晴,我觉着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况且法律系主任九幽交给我的项目我还没完成,我们应该是没有时间去看了。”

晚晴听着他胸膛里安定的心跳,小心翼翼地问道,“惜朝,你不要介意上次那件事了,我跟游夏真的什么都没发生,我喜欢的人是你,他,我已经不………..”

顾惜朝猛吸了一口气,内心酸楚无限,“不是说好不提这件事了吗?”

蓦地又觉得语气有些重了,他轻轻放开晚晴,迅速转移到了那个汴梁市的传说,“晚晴,你能再跟我说说汴梁市的传说吗?”

傅晚晴眼波流转中闪过一抹歉意,“汴梁市传说是一座受到诅咒的城市,我听我祖母说,汴梁市原来并没有这么大,以前汴梁市有很大一块地方是树林,后面树林全枯萎死了,据说是被一个像人又像虫的生物破坏掉了,它还带来了诅咒,传说它后来钻进了地下,在地里建立了家。”


评论
热度(6)

© 白衣青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