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下辈子是个轻功高手!

【架空】月高风清2

没写多少,ooc啊言情化了,不过小顾确实好像是长这个样子,不思进取,你们会不会打我........

慰藉如水,难得难得。酸痒空极,堪比剥皮之痛。终于,抱坐的身体倒在了床榻上,细看之下,书生的眼角竟然渗出了眼泪。

火潮不得纾解,反越烧越旺,越烧越奇怪。热和空虚全部集中在了下面,书生只想有什么东西往身上死命磨蹭,快快结束为好,或者谁帮他一棒子将自己敲晕死过去。

寒毒的反噬让前者占据了上风,但同时书生意识的边缘还紧紧抓着后者不放,终究耐不过疯狂的渴望,书生扭动起来,下体弄擦着身下绯红的布单,剧烈动作间,不自觉地辗转蹬掉了身上的外袍,可还是不够,好热。书生纤细的手指四处扯着衣服,想将它脱下来,可是越解,亵衣摩擦的部位更让人忍无可忍。

一时,弥漫着微苦熏香的房间,满载着衣物繁重的摩擦声和不远处那人厚重的呼吸声,书生嘴里的声音,全然被咬着不放的狠劲湮灭了。

月挂西空,影偏偏徐,那暗色和微亮色的交界处反射出一阵阵玉白的光芒,月头已经徜徉在书生伏卧之地,书生上半身凌乱不已,大片胸膛裸露出来,外袍和中衣堪堪褪到腰间,亵衣松垮不遮风光,迷人的腰线若隐若现。

曾有别姓的富贵公子拿他玉面之色做文章,嘲讽他“白面女流之辈”,他顿觉受辱,连夜潜入府中将人打晕,抛在坊市的东南口,并花钱让一些小乞丐教训那位大言不惭者,他蒙着面,攥着碎银告诉那些小乞丐,这公子身上哪里白,就把哪块的衣饰撕烂。

随即又看了看那些小乞丐如狼似虎的眼睛,冷冷地加上一句,“他身上的佩饰你们都可以拿去,唯独这身上穿的衣服,你们不能拿走,不然他醒了之后,若是派人查找是谁侮辱的他,你们一旦拿着他的衣裳招摇过市,难逃一顿毒打。”

那些小乞丐依言办了,第二天坊市间人人流传着这个公子败坏品相的消息,那些提着篮子买菜的妇女们掩面偷笑,聚众议论。

你说说,光天化日之下,一个浑身光溜溜的只穿着里裤的男人在集市上不害臊地狂奔,何等有碍风化。

没想到还有男人白的跟水白菜一样,稀奇稀奇!

月上三竿,他已浑然记不起这些过往,

只是比起那位公子,书生的肤色更如霜雪,但也不是“女流之辈”,书生的肤色实则如一种清冷的玉色,

哪里能混为女子行列中,应是世上少有。


评论(5)
热度(21)

© 白衣青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