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下辈子是个轻功高手!

鬼哭崖【戚顾完整版】

先说好,这是一篇pwp,关于我本命的一篇r文。

架空背景!慎!小学生文笔!

先说一说这篇文的历史,跨越一年多,从考研到现在,中间发生太多事,想趁着还未工作,疯狂一把,反正写的也不好,看到打着戚顾tag的厉顾戚顾文横行老简,我想为毛我就不能上来活跃一下,写的再烂也是对戚顾的爱,写个r文总喜欢拖着剧情爆字数,这习惯不好。 还是打算用幼稚的文笔硬着头皮填坑,我都觉得我这都不算为戚顾开坑,为了r而r的消遣,纯属个人爱好。
  人物不属于我,我不拥有他们。
  ooc有,基本只能是脑洞皮,希望大家不要喷我。

逆水寒的秘密,就藏在宝剑上。

传说刀锋边缘刻了西域一种神秘的图腾,这把剑用的是昆仑山上九十九片极薄极烈的天铁石打造而成,一出剑,排海翻浪的正气冲击人五脏六腑,一气呵成!

江湖上不乏人说,这是把绝世好剑!也是把绝世独剑。

因为在江湖兵器谱上,此剑的位置极其特殊。既不在顶尖之列,也不入尾端之末,撰谱的人将其归置在传说兵器之类,附了一段莫名的说词:神于剑,不空。
江湖的历史上,只有一人见过。一夜执剑恶战各大门派,最后就只剩下这个站着的人,疯了似地上上下下抚着剑身,一夜过后,本该是这人的天下。
可惜,这人的消声灭迹,迫使想杀他的人怨恨无处泄,死不甘心。
逆水寒,古剑,秘密。
已经纠缠了太多的江湖恩怨,自从那个人从头到尾,手上的逆水寒未出剑鞘就已打败了所有人,这让多少江湖儿郎倾羡不止,如此宝物不归我有,简直此生大憾!
逆水寒的力量,足以野心之人称霸武林。
九月的长安,云淡风轻。城外十里的半山腰,惊飞出一群乌鸦!
四面八方发射的暗器,直取人的命门,却被半空中的小斧一一杀退。
唐门的人作风乖张,何况跟了他一路的这三个叛徒。说到叛徒,唐门的叛徒也不过是废物几只,凭这些暗器就想要他的命,还为时过早。
顾惜朝笑,笑里藏着尖刀,眼里映着两面的狠厉。
一是给敌人,而是给自己。
亡命之徒们,只有两个面容惊了点,另外一个,长相普通,面目平静。但顾惜朝知道他才是难缠的角色,桃花铁柄并不是谁都能扇开。
桃花有毒,看花的人会中毒,开花的树也会有毒。
九幽说的对,适合杀人的人不一定会活下来,因为他要杀的人更会杀人。
送晚晴到武林堂的路上,顾惜朝意识到中毒已经晚了,和晚晴的相处让他放松了敏锐的警惕,他大意了,现在这个大意可能会要了他的命。
经脉半空半荡,始终凝聚不了所有的内力,他只能勉强感受到体内只有三分之一的真气流通。
这种折磨的情境下,顾惜朝还在庆幸晚晴已经去了一个安全的地方,那伙人的目的,是他就行。晚晴是他的软肋,软肋不被抓住,顾惜朝怎么会真正陷入绝境。
错就错在,顾惜朝还没明白绝境于他到底是什么。

顾惜朝身体向前倾斜,执着小斧,半缕发丝顺着脸颊舔过空气中的血气,顾惜朝皱眉看着三人的老大,担心晚晴的安危被深埋在心底,脸上表现出另外一份厌恶之情。
中年人表面上一直保持着温文尔雅的沉稳,手却极快地逼近顾惜朝,一胖一瘦凑上前去再次开始围攻,顾惜朝要以一敌三,实属艰难,他中度不浅,头脑慢慢失调,只能用尽全身的狠厉击退敌人。
唐门三人的胖子又从兜里掏出一个红蓝相绕的小肚瓶,直接抛洒了顾惜朝一头,他冷不丁用衣袖去挡,趔趄着后退了几大步,待他站稳却发现再退一步便是深渊万丈。
顾惜朝心生悲凉和不甘,难道自己这次注定命丧黄泉?
他的力气被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抽走,顾惜朝痛恨这种流失不能掌控的感觉,他曾被九幽浸泡在药池里七七四十九天,练成了一个万毒不侵的药人,可是唐门三兄弟却偏偏不用常人之道去配对毒药。
他们的毒是环环相触,环环相扣。
那柄桃花铁扇,极快地飞向了顾惜朝的胸口。
大量的冷汗冒出头顶,顾惜朝用最后的一丝真气掷出了他的小斧,虽然可能只是徒劳。
他闭上了眼睛,恼恨痛苦极了。
心想再也见不到晚晴了,晚晴她现在可好,安全吗?
山风凛冽,君子如玉,血流成河。
“你是什么人,这里的事于你无关。不过既然你来了,就没有活着出去的可能了。”
顾惜朝没有受到预料中的屠杀,有人挡在了他的面前。
是敌是友?顾惜朝已无暇顾及,他的内力被铁扇波及了最后一道罡气,血不受控制地从他的嘴角流了出来。
凄艳。
“你们三个欺负一个,这是第一,唐门三兄弟在江湖也不是什么好人,这是第二,既然这事被我游侠戚少商撞见了,就没有不管之理。这是第三。”
顾惜朝从此人低沉浑厚的声音里得到了一股朦胧的熟悉之感,但他从未见过此人。这魁梧披着草皮的背影,他搜索了一遍记忆,都找不到符合的对象。他又诧异这个男人竟然知道唐门三兄弟,来头定不简单。
说不定也是得到信来杀他的,男人首先是假意解救自己,让自己放松警惕,然后再夺走他的地图。
顾惜朝的脸变得更加阴晴不定。
他像一只豹子优雅地捂着胸口靠近这个从天而降的男人,丝毫不领情地嘲讽道“我不知道戚少商为何人,只知道这里与你何干,不想死就走。”
这话的语气无情刻薄,来人转过身来看他,由于背光和受伤,顾惜朝只能看清这个人的圆脸和下巴的胡渣。
“在下戚少商,路见公子深陷困境,忍不住伸手相助,还请公子不要误会。”
顾惜朝注意到他的剑还留在古拙的剑鞘里,这把剑外表看起来很破旧,容易被习武之人所无视。
“哪来这么多话,既然这位大侠想死,倒不如成全他,好好好好,好主意哈哈哈哈。”
瘦子眯着眼不停打量着戚少商,语调有点阴阳怪气。
戚少商什么也没说,他颔首横剑在胸前,迎着山风,顾惜朝冷笑了一声,“既然你想管闲事,那就替我杀了这三人。”
戚少商微皱了皱眉,顾惜朝看不清他的表情,却对戚少商突然而至的杀气感到惊奇的满意。
原来,趁着戚顾两人的谈话,瘦子暗中地射出了一金一银的两枚剧毒羽针,一根对着眉心,一根往着胸口而去。那针很细,很短,针眼处精细地雕刻着蛇尾,江湖称“响尾针”,这针剧毒无比,发射速度极快,往往杀人于无形。
而戚少商凭着手中那把没有出鞘的剑,将针打落在了裸露的岩石上。 

   这暗器竟然被一把不是什么的名剑化解,那一胖一瘦的脸色顿时有了变化。
    胖瘦交换了神色,主动变了方位,而为首的中年人反倒向后退了一步,三人的形状类似一张蓄势待发的弓箭,将戚顾两人包围在内。
    顾惜朝皱着眉暗道一声不好,戚少商也察觉出一丝不对的气息。 下一秒,两人好像事先就约定好一样,顾惜朝靠近戚少商的后背,负责用小斧破对方的罡气和阵法,戚少商则突破重围。
    顾惜朝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选择把后背交给一个从未相见的人,他甚至还来不及细看对方的长相。很重要的是,他一向讨厌那些自诩侠义和好打抱不平的人,尤其是到了现在,他手上握有逆水寒的重要秘密。 
    除了他自己,他什么人都不会相信。
    可是眼下他受伤中毒,情况危险。那么有一个想垫背的人出现,顾惜朝还是很乐意的。
    但终究,顾惜朝还是顾惜朝,他无法对戚少商放下戒心,他的袖口藏着几根在短距离具有非常致命的飞钉。 只要戚少商反过来攻击他,顾惜朝就会亲手送他上黄泉。
    日落西山斜,烛火台上明。
    顾惜朝脑子里预想了百余种结果,没等他琢磨完毕,顾惜朝隐隐约约发现了一件事,这位爱管闲事的侠义之士似乎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合。
   戚少商好像认识他很久一样,他说完前半句,戚少商就能接上他的后半句。
   对这种突然但又真实的默契,顾惜朝有些不适应,这戚少商他以前见过?
    顾惜朝头一次在与别人搏命的时候分神。好在顾惜朝在极短的时间里注意到了自己不在状态,随后他便恼羞成怒地往后瞥了一眼。
    戚少商专心于战局,哪里还能接收到顾惜朝恶狠狠的视线。
  “哈!老大,这两人倒是有趣,一个想救人,一个想害人,倒是绝配绝配!我们应该成全这两人,既然他们想死在一块,那我们早日让他们在黄泉路上做个伴,这不更好!妙!妙啊”瘦子发出一声怪叫。
     顾惜朝听到这瘦子点破了他想杀戚少商的那点心思,竟产生了丝丝尴尬。
     戚少商眼神低沉,对瘦子的话没什么反应,只是抽出了他的剑鞘,他知道这场杀局越久对顾惜朝越不力,唐门三兄弟从中作梗放毒的事早在江湖有所耳闻,他们的手段多样,喜欢将人恶意整死。
     想到这,戚少商忍不住起顾惜朝的伤势来,“这位公子……” 
“在下顾惜朝。”顾惜朝毫不留情打断了戚少商的话。“我已经受伤,所以还请戚少商戚大侠……” 
    两人靠着背,顾惜朝内力不断在流失,本该出口凌厉的话,传入戚少商的耳中却是有些柔柔的。
     顾惜朝话没说完,那位长相平凡的人瞅准了空隙,抛出铁扇直直削进戚少商手上的剑,戚少商只能挥剑迎斩,接上顾惜朝未说话的话,“那是自然。”
     戚少商的剑成功抵挡了这一偷袭,硬生生地逼退了中年老大。
     “这小子!”中年人暗自惊奇戚少商的韧力和武功,脸色也有了些许变化。 这个戚少商高深莫测,如果不抓住机会抢到藏宝图,很可能会让顾惜朝溜了。
     中年人又看了一眼戚少商的剑,表情立马变得有些古怪。这把剑他从未见过,剑身古朴,看起来没什么特别之处,只是剑的边缘刻着神秘的符号,更重要的是,这把剑和江湖排在前三的宝剑相比,丝豪不逊色。因为在江湖上,能承受住桃花铁扇,还没有损伤的兵器很少见。
    江湖真是日息生变,这不出名的后生竟然如此厉害,果然是自己老了。
    遂下定决心速战速决,与胖瘦交换了眼神,中年人突然将铁扇翻转过来,戚少商也不甘示弱,仍是稳稳接住。顾惜朝有一颗七窍玲珑心,就算此刻内力流失,大敌在前,对方的细微举动他都看在眼里,心下一颤,这三人要出招了。
    他想提醒戚少商,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戚少商手上的剑渡上了一层朦胧的雾气。
    这是什么东西!
    顾惜朝一时半会判断不了这是什么毒物,但他知道唐门三兄弟的毒都是不仅见不了人,解起来还很麻烦。
     这时那柄桃花铁扇又趁机侵入戚少商的下盘,一胖一瘦也紧跟起上,饶是戚少商有三头六臂,也难逃此关。
    顾惜朝本欲与戚少商并肩联手,后者却将他护在身后,快速用着密音传道,“顾兄弟,待会我被围攻时,你马上走,崖边西南方向有一条小道,走到尽头了有根扁担宽的藤条,你顺着藤条往下,去长安的另条小道就在那,除了当地人,其他人都发现不了。”
     顾惜朝眼神有些晦暗不明。
     此刻,中年人的脸上露出了些别扭的笑意,瘦子还企图蹲矮着身体越过戚少商的防线范围,拿下顾惜朝。 
     戚少商渐渐感觉到剑上有股阴冷之气开始游走在胳膊,他本该无力,不战而败,可是他刚毅的脸上没有一丝惧意和退意。
    中年人看着戚少商垂下了剑,暗自可惜这戚少商就快死了。
    三人致力要打败戚少商,好成功杀死顾惜朝,拿到逆水寒的地图,怎会耽误太多功夫,不到一会,戚少商身上已经是各种伤口了。
      他还在硬撑,而且撑得有些可怕。
      顾惜朝本该离开,确实该离开。 他现在离开,说不定真的会脱离三兄弟的控制范围。
      就是该死的,他高傲的不想领戚少商这份情。这救他的傻子连他是邪是正都不在意,他顾惜朝当然愿意有人替他而死。
      算了,算了。
      他顾惜朝不想见到这个人白白死于唐门三兄弟手下,更不会承认自己迷茫于那份陌生但熟悉的默契之中。
       心思百转,顾惜朝将计就计。
       趁着三人对戚少商发起新的攻击,他佯装往后逃离,但动静要能让人感知到,果然瘦子眼尖,“妈的,顾惜朝要逃,抓住他,不要让他逃了。”
       中年人却不上当,“你俩去对付顾惜朝,这个戚大侠,我来对付。”
      戚少商听到此话,心里一阵莫名的焦急,唐门三兄弟的毒果然不简单,顾惜朝已经中毒有段时间了,指不定现在有多煎熬,胖瘦岂能饶了他!
     戚少商沉下心来,打算使出最后一招去救顾惜朝。
     中年人飞出铁扇朝着戚少商的面门攻去,他估摸着八分的力足打趴戚少商,没成想这后生竟然拿着这把剑冲破了铁扇的攻气,往自己的胳膊上狠狠刺了一剑。
     顾惜朝被胖瘦逼到崖边,他阴柔的卷发有些凌乱,配上苍白的脸色,说不出得凄艳。那胖子喉咙一紧,“瘦子,莫要我说,这顾惜朝长得真比一些个娘们好看,我觉着我要用那玩意……”
      顾惜朝哪会听到这种折辱性的话,当场就一小斧招呼过去,胖子惊魂地摸着自己的脖子,只差一点,瘦子的暗器要没怼上,自家脑袋就交代在这地了。
     这顾惜朝怎么还有内力挥舞小斧,胖子阴沉的从肥油油的袖子里拿出了点东西,“顾惜朝,你害爷爷掉脑袋,爷爷现在让你生不如死。”
     顾惜朝使出那招小斧已经透支了自己的内力,胖子的掌风和瘦子的暗器遂将顾惜朝打落山崖去了。
     内力尽失,青衫飘落于崖边,顾惜朝闭上眼睛,等到粉身碎骨之绝境。
     就在顾惜朝坠崖那瞬间,戚少商也随之跳了下去,跳崖那刻,胖子又朝戚少商的后背发出了一个掌风。
      戚少商用着仅剩的内力,追上了坠落的顾惜朝,搂住了其腰,没等他回味顾惜朝腰线的细致和手感时,顾惜朝冰冷的目光已经睁开了。
     他的小斧就挨着戚少商的脖子,戚少商感受到了小斧的深寒之气。
都说美人有毒,尤其是带刺的美人。戚少商不知为何就想到了这一句,还不知死活地看了顾惜朝几眼。
    顾惜朝本以为死定了,没成想戚少商这个傻子跟着自己跳了下来,两人的脸距离得很近,顾惜朝这下算是看清了戚少商的长相。
    浓眉大眼,颊间抿着淡淡的酒窝,是那种女孩子都会心意的俊朗大侠,就是脸依然像包子,顾惜朝还看见了戚少商的胡渣。
     这一系列的特征都在告诉顾惜朝,戚少商是个实打实的男人,包子脸也不能阻挡戚少商身上散发的侠义之气,想到这,顾惜朝竟有些尴尬地别过视线,还不忘推开戚少商圈在腰间的手。

    低沉的声音挨着自己的耳朵传来,并带来属于戚少商的热度,“顾兄弟,别乱动,崖间的风流太大,我好不容易抓住了你,听我说,传说鬼哭崖底下有块水池,可是没有人知道准确位置,碰到这水池的几率太低了,我的剑还在,我只有靠剑的刚气帮我们缓冲坠崖的冲力,我必须要抱紧你。”
      顾惜朝还没反驳,戚少商已经将顾惜朝的位置换在了旁边,两人坠落的速度越来越快,戚少商只能将剑插入这壁崖间,然后借着甩剑的惯力横渡过去。
     戚少商暂时用着右手握着剑柄,这壁崖间的石头质地刚硬,戚少商插入剑身的深度并不深,这意味着他们并不能坚持多久,顾惜朝有些好奇地看着戚少商这把剑,“这是什么剑,威力这么强大。”
     戚少商顺着他的目光,苦笑道“一位朋友送的,只不过质地比较奇特,我不知道它能不能救咱们俩的命,顾兄弟,我们没有多久时间了。”
    顾惜朝看戚少商不想说,也不追问,只是感觉身体有股奇怪的冷热之气翻涌上来。
     “顾兄弟,顾兄弟,你怎么了!”戚少商也开始感觉到抱着的身体有些虚软,他看向顾惜朝时,对方的脸色惨白得一塌糊涂。
     顾惜朝被体内的迷离之气弄得晕晕乎乎,手上无意识揪住戚少商的衣服,戚少商放在其腰上的手被顾惜朝的卷发弄得一拨一拨的。
     君子如玉,君子如月。
     戚少商看着顾惜朝的模样,脑子里突然蹦出个这样的对句,“顾兄弟,顾兄弟,撑住!”
     剑再也撑不住两人的重量,这下戚少商抱着顾惜朝又开始坠落了。
     戚少商有些绝望的发现自己体内的毒素开始发作起来,不过他不甘心,依旧睁着大眼在生死极速上寻找生机。
    鬼哭崖的底边的西南角出现了一块茂密的树林,戚少商一边对抗着身体里的毒,一边迅速做出生死决策,一边还得握紧顾惜朝的腰。
     戚少商执拗的在最后坠崖那瞬间发挥出不可思议的力量,在坠崖被砸晕的最后时刻,戚少商抱住顾惜朝让自己做肉垫的同时,还恍惚想着当初师门教导自己的雷力大吸法确实还能用在了坠树上。
  稍后奉上链接..........

直通车--

写的不好,有很多话想说,可惜现在不是时候,只想说,我会永远永远记住戚顾之间那种永恒的沉淀感。

另外,评论里也会有链接,后面的会继续写,我应该不会坑。


评论(34)
热度(48)
  1. ¥杜鹃醉鱼白衣青袍 转载了此文字
  2. 拂衣复惊梅白衣青袍 转载了此文字
  3. 拂衣复惊梅白衣青袍 转载了此文字

© 白衣青袍 | Powered by LOFTER